銷售熱線:0635-887779

新聞資訊

行業動態

首頁 - 新聞資訊 - 行業動態

鋼鐵去產能進入深水區:2018年再壓減3000萬噸
時間:2018-03-09
 2018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,在過去5年已經化解過剩鋼鐵產能1.5億噸、煤炭產能8億噸的基礎上,中國在2018年要再壓減鋼鐵產能3000萬噸左右,退出煤炭產能1.5億噸左右,淘汰關停不達標的30萬千瓦以下煤電機組。

  多位鋼鐵行業分析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,今年政府設定的去產能目標超出預期,顯示出去產能決心很大。但相比前幾年,今年去產能的難度和挑戰也越來越大,其中債務問題處置,也即去杠杆,無疑是最難的。

  5年去產能1.7億噸

  3月5日上午,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會上作政府工作報告。

  在報告中,李克強總結並回顧了過去5年來對鋼鐵、煤炭等傳統行業實施“三去一降一補”工作取得的成效。

  “紮實推進‘三去一降一補’。五年來,在淘汰水泥、平板玻璃等落後產能基礎上,以鋼鐵、煤炭等行業為重點加大去產能力度,中央財政安排1000億元專項獎補資金予以支持,用於分流職工安置。退出鋼鐵產能1.7億噸以上、煤炭產能8億噸,安置分流職工110多萬人。”

  以鋼鐵行業為例,鋼鐵大省河北省從2013年起,就開始以化解鋼鐵產能為“牛鼻子”,大力實施“6643”工程。5年來,河北超額完成目標任務,累計壓減煉鋼產能6993萬噸、煉鐵產能6442萬噸。今年河北省還製定了去產能三年行動計劃,2018年提出要壓減鋼鐵產能1000萬噸以上等目標。

  國有鋼企也在去產能過程中起到了表率作用。作為國內鋼鐵行業龍頭,寶武集團在重組後積極推進落實“三去一降一補”,2016年和2017年分別化解過剩產能997萬噸和545萬噸。

  “寶武鋼鐵產能占全國鋼鐵產能大概7%,而鋼鐵去產能規模占全國去產能規模超過10%,寶武去產能的水平高於平均水平,為中國去產能做出了貢獻。”寶武集團總經理陳德容去年底曾這樣總結寶武去產能成效。

  在過剩違規產能退出出清的背景下,行業內的優勢產能獲得了更大的空間,鋼鐵企業的經營效益普遍好轉。

  中鋼協統計數據顯示,去年前11個月,協會會員企業累計銷售收入3.35萬億元,同比增長35%;實現利潤總額1578億元,比上年同期增加1232億元,一些長期虧損的企業也實現了扭虧為盈。鞍鋼集團近日也宣布,這家北方龍頭去年實現利潤15億元,結束了連續五年的虧損。

 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日統計,在已發布2017年業績預告的29家鋼鐵上市公司中,業績預增的公司有24家,扭虧為盈4家,預虧1家。預增的24家中有多家淨利同比增長超過10倍。此外,29家上市鋼企預計2017年淨利潤總和超700億元。

  “中國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和代價,才能在過去幾年中在去產能方麵取得如此令世界矚目的成績。”中國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3月5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,中國鋼鐵產量占世界一半,主動開展去產能不僅緩解了國內的產能過剩矛盾,也為世界鋼鐵產業供需平衡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
  今年目標超預期

  在提出2018年經濟發展總體目標的同時,政府工作報告還對全年工作重點提出了建議。其中第一條就是要“深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堅持把發展經濟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,繼續抓好‘三去一降一補’,大力簡政減稅減費,不斷優化營商環境,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活力,提升經濟發展質量。”

  關於去產能的年度任務目標,政府工作報告提出,“今年再壓減鋼鐵產能3000萬噸左右,退出煤炭產能1.5億噸左右……加大“僵屍企業”破產清算和重整力度,做好職工安置和債務處置等。”

  多位鋼鐵等行業人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,政府報告中對於鋼鐵行業去產能設定的目標超出預期。

  “在已經退出1.7億噸鋼鐵產能的基礎上,2018年要再化解3000萬噸產能,這顯示出國家在去產能方麵的決心非常大。”李新創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。

  “我的鋼鐵網”資深行業分析師徐向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,此前政府曾提出“十三五”到2020年中國要壓縮鋼鐵產能1億至1.5億噸目標。經過這2年大力推進,目前已化解過剩產能超過1.15億噸。今年繼續壓縮3000萬噸,這也意味著中國將提前實現五年上限目標。

  但李新創和徐向春等行業人士均認為,今年深入去產能,其阻力和難度都越來越大,完成年度去產能目標的任務仍然艱巨。

  李新創指出,目前在鋼鐵市場供需平衡好轉,企業效率提升的情況下,個別地區和企業有新增產能的衝動,甚至地條鋼也有死灰複燃的可能。各地必須嚴格執行國家去產能和減量置換“1個必須、6個不得”等政策。

  此前1月8日,工信部印發了修訂後的新版《鋼鐵行業產能置換實施辦法》(以下簡稱《辦法》)。《辦法》明確提出,無論建設項目屬新建、改建、擴建還是“異地大修”等何種性質,隻要涉及建設煉鐵、煉鋼冶煉設備,就須實施產能置換。簡言之就是“隻要建爐子、就要置換”。

  “6個不得”指:列入鋼鐵去產能任務的產能、享受獎補資金和政策支持的退出產能、“地條鋼”產能、落後產能、在確認置換前已拆除主體設備的產能、鑄造等非鋼鐵行業冶煉設備產能6類產能。這是“一票否決”項,觸及其中任何一條都不能用於置換。

  對於置換比例,《辦法》也進一步收嚴。例如,京津冀、長三角、珠三角等環境敏感區域置換比例要繼續執行不低於1.25:1的要求,其他地區則由等量調整為減量置換。同時鼓勵各地結合實際執行更嚴的置換比例,推進鋼鐵工業結構調整。

  “這個1.25:1,是指每建設1噸新產能,就必須關停退出1.25噸舊產能。”徐向春此前在采訪中解釋稱。

  相較於嚴控新增,李新創在采訪中坦承,在處置僵屍企業或對其進行重組時,所麵臨的債務問題,也即去杠杆,才是去產能工作中難度最大的,“畢竟債務問題牽涉到金融機構或地方等多方麵利益。”

  但李新創也強調,“隨著鋼鐵行業效益全麵好轉和國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入推進,相信未來鋼鐵業去杠杆會得到更多金融等部門的支持。”

  國家發改委產業協調司巡視員夏農在1月13日舉行的中鋼協2018年理事(擴大)會上強調,“進入2018年,鋼鐵等行業要繼續鞏固前期來之不易的去產能成果,嚴控違規新增產能;同時,要下決心進一步推進兼並重組、提升產業集中度。”

  中鋼協副會長遲京東還在會上透露,由鋼協牽頭起草的《鋼鐵工業轉型升級戰略和路徑》近期將公布。按中國鋼鐵工業“十三五”規劃目標,未來60%-70%的鋼鐵產量將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團及若幹家專業化的鋼鐵集團。

  “兼並重組也是幫助鋼鐵業實現去產能目標的一種有效手段。但在一年內想讓集中度大幅提升,顯然還不太現實。畢竟AG娱乐推行兼並重組的前提是市場化和法製化,企業在不同市場情況下也有不同考慮。”李新創表示。